乾乾是水果味的

活的宽阔

很爱很爱你

【沉澜】合作愉快

我的杨宝!
重出江湖啦 ❤️❤️❤️❤️

梨涡猫:


水仙预警预警预警🚨不看拐弯 别bb

韩沉x赵云澜

韩沉剧内设定 赵云澜原著设定居多 剧内设定比重小

写来玩的没剧情ooc 人物属于作者与编剧 形象属于北老师 灵感来源于b站沉澜剪辑

大概就是韩沉空降龙城支援一次重大案件抓捕行动 偶然遇见了前来抓出逃厉鬼的赵云澜

(然后酱酱酿酿的故事(bushi

tag有问题私戳删除相互尊重。

(没人看也要废话这么多


————————————————————

#01


-韩沉把车靠边停下,利索地下了车,兜里揣着手机和军用手电,边走还不忘给枪上膛。
-他驾车追赶骑摩托逃跑的嫌疑人。不料那人像玩命似的从拧满油门的摩托上轻巧跃下,在地上重重打了个滚儿,带着一身尘土藏到了这弯弯曲曲的小巷里。
-他只身而来,其余警力派去监控另一处大道,得力助手也不在身边。
-韩沉贴着墙游走着,像一只猫咪,脚步落地无声,却是带着利爪,随时待命。这是个老巷子,一年前被划为危房,土灰的墙上红色的拆字明显,只是工动了一半便烂尾,成了这个城市腐烂的一记伤疤,无处不藏着细菌和病毒。
-墙上装的照明路灯因为年久失修,暗里泛黄,频闪剧烈,滋滋的响,有几盏干脆罢工。
-他来到了一个分叉。往左,死胡同。往右,漆黑一片,他掏出手电照了照前路,也只勉强拥有一小块暂时的光明。
-他的敌人精明,可躲在暗处呐。韩沉的大脑飞速旋转,极力寻找一个最佳方案。
-突然他听见一下轻轻的哈欠声。


#02

-赵云澜揉了揉通红的眼睛。
-自从地府前两天来了信唧唧歪歪交代了一堆破事,赵云澜两天睡眠加起来连一天的零头都没有。本来几个新死鬼乱跑是很好解决的事情,谁知道地府刚好有新小鬼上任,屁股还没坐热就一不小心放跑了一个厉鬼。
-那厉鬼还聪明得很,懂得往人身上跑就算了,还懂往杀人犯身上跑,直接把那家伙进阶为神出鬼没的连环杀人犯,作案动机不明,手法残忍。
-结果赵云澜就收到了上级的口头通知,说是从岚市调来一个专解奇案的赫赫有名的警督来协作办案。
-赵云澜对此非常不屑,但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拿报告又写了一堆屁话的郭长城撒气。
-“你他妈见过我办案带正常人吗?”他指着郭长城问。
-“没,没没没没…”郭长城看他脸色、把“赵处我是正常人”这句话吞了回去。
-赵云澜脾气犟,他还真不想跟一个面都没见过的警督一块抓鬼,没准儿还跟郭长城一个德行,两步路就被吓软腿五步路直接深度昏迷。
-不想怎么办?自己干。
-他早早追踪到一丝厉鬼的气息,不过那家伙白天不现身,明鉴的感应时有时无,于是他决定晚上下手。
-这不就追到了巷子旮旯里,人影鬼影全都没了。
-赵云澜让大庆去摸路,派楚恕之布阵,自己窝在角落蹲着等人上钩。大概是巷子里风太凉,他扯了扯皮衣的领子,有些困意。突然他听见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是皮鞋踩在地上的声音,跟他厚重的短靴不一样,更不是大庆发出来的。
-他摸着腰间的枪,警觉地看了眼明鉴,并无反应。赵云澜耸耸肩,后背贴着墙,侧身看向声源来处。
-不过这脚步,突然停住。
-赵云澜觉得自己等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忍不住想看看来人是谁,又不想自己主动,就带着玩儿的意味,假装来了个哈欠。
-一个黑影突然掠来,赵云澜突然感到额头一阵凉意,面前的人用枪抵着他的头,压低的声线让人听了忍不住发颤。
-“别动。”
-赵云澜抽了抽嘴角,顺从地半举着手。
-“我可以点根烟吗?”


#03


-韩沉死死盯着他,手里的枪仍不放下。
-赵云澜不理他,低头从外套口袋里摸出根烟点上,悠悠呼出一口。
-“你做什么的?”
-“我等人。”
-韩沉对他的态度颇为不满,但见他并无反抗的意味,缓慢收回了枪,掏出证件亮明身份:“警察。你大晚上在这里鬼鬼祟祟等什么人?”
-韩沉看见面前的人匆匆瞥了一眼,倏然收起了不正经的面孔,露出看似完美的微笑——既官方又虚伪,或许还有点嘲讽。
-“哟,韩警官,久仰大名。”他叼着烟,吐出来的字含含糊糊,却带着薄荷气味,辛辣里裹着俏皮的甜。
-他摸索着外衣内袋,掏出了一张证件递给韩沉,一边自我介绍:“我姓赵,赵云澜。”
-韩沉皱了皱眉,借着电筒的光,他看见了证件上烫金的不寻常的“特别调查处”的logo,翻过来,贴着一张和面前这人一般完美笑容的一寸照片,旁边印着两行字:
-赵云澜
-特别调查处处长
-韩沉早听过特别调查处的大名。这次来龙城的理由也就是为了跟特调处配合抓捕,解决悬案。
-“没想到在这里跟韩警官见面,恕我冒昧。韩警官也在等人?”赵云澜明知故问,不疾不徐地吸完最后一口,掐了烟,把剩余的一截揣进兜里,这才扭过身子直视着他。
-“嗯。”韩沉不愿多说,从衣袋里掏出糖盒子,倒了两颗糖在手心,一颗自己捻起吃了,犹豫了一下,把手伸了过去。
-“我不用——既然是合作关系,韩警官,我想你应该对我的工作略有耳闻。”赵云澜笑了,眼睛微微眯起,却像是挑衅:“你需要抓捕的嫌疑人,我没兴趣,但是他身上附着的厉鬼,是我的目标。”
-“你说什么?”无神论者韩沉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赵云澜对他的反应倒很满意,嗤笑:“鬼。韩警官没见过?”
-哪个正常人他妈的见过鬼,韩沉把另一颗糖也扔进嘴里咬得咔吧响,暗地翻了个白眼。
-赵云澜突然捂住了他的嘴,嘴唇贴着他的耳垂低语:“嘘——韩警官,明鉴告诉我,就在附近,别打草惊蛇,厉鬼不好惹。”
-赵云澜靠得太近,韩沉的耳朵因他吹出的热气微微泛红。韩沉有些不自在地推开了他。
-“哦,明鉴,是我的表。”赵云澜抬起自己的手臂,表面诡异的红让韩沉不太舒服。
-突然来了慌乱的脚步声,紧接着一声长长的猫叫,像是一个讯号。
-“来了。”赵云澜眼眸一沉,拿起了别在腰间的枪。韩沉掏出枪刚想冲出去,就被赵云澜握住手腕拽到身后。
-“等会才到你。”赵云澜偏着头露出一个笑容,有些坏,语气淡淡,“现在是我的专场。”
-话音落下,他开了枪。韩沉惊讶地发现,射出的不是子弹,可来人偏偏像中了弹,倒在地上痛苦地嚎叫,声音凄戾。
-赵云澜两步跨出去,那人扭着身子站起来要跑,突然身子剧烈一颤,从人体里飞出一团巨大的黑气,转眼化成了骷髅样,面露凶色,直直朝赵云澜扑过来。
-“小心!”韩沉开了枪,子弹却穿过黑气射入墙内,尘土飞扬。
-赵云澜险险躲开,衣服被厉鬼的手划破,险些伤及皮肉。他大骂了一句脏话,从口袋掏出镇魂令迅速化鞭,抽向再次袭击来的厉鬼。
-一时间韩沉听得铃铛作响,厉鬼被鞭子死死绑着,叫声凄惨,挣扎了几下,缩成一团掉在了地上。
-赵云澜掏出小瓶把厉鬼关好,塞上木塞,吹了个口哨:“收工。”
-韩沉看着一只黑猫爬上赵云澜的肩膀,舔了舔爪子:“要不是我赶人来哪有你们的事?”
-“是是是,还算你有点用。”
-“有你这句话不如多给我几个小鱼干实在。”
-“死胖子,你除了吃能不能想点别的。”
-韩沉看着一人一猫拌嘴,愣在原地好一会儿,才想起把枪放好,拿出手铐默不作声地走了出去。
-赵云澜这才想起了他,也不管灯光昏暗他看不看得清自己,冲他眨眨眼睛,用脚踢了踢地上趴着的仍昏迷的逃犯:“你要的人,合作愉快。”
-韩沉蹲下把人拷好,低低对他说了声谢谢。赵云澜笑了一下,蹲在他旁边:“没什么,各取所需。有时间还要请韩警官吃饭,尽我地主之谊。”
-语毕,韩沉眼皮底下出现了一张名片,他伸手接过。
-“再见。”



tbc.

这是我的小姑娘

绛山:

每天每天都很爱她们。


还有三天高考,晚自习写了一个半小时神探夏洛克插曲的谱子,下了课和她 @蔚菟 视唱。


晚上放学回宿舍,登上QQ和 @乾乾是水果味的 续苗,顺便互相辱骂一下对方。


一大堆消息发过来了,不用看就知道是 @希德勒斯顿先生的小姑娘 。她又来给我发她各个男人老公的图片了,有时还有几张自拍。


喂兔晚上总是不理我,她在我上铺的对床看小说,关了网,有时哭得抽抽搭搭的。每天不理我吧,还说我在外面有别的狗。啧,你看,哪有这样胡搅蛮缠的女人。


水果味的忙着学习和吸橘,天天寻思着怎么睡林彦俊,为此卖了表买了演唱会门票。白天光坐我腿上,我知道她想gay我。嘻嘻。我也想gay她。


小姑娘每天睡得贼xx早,早的我想骂她。然而我还是得发一个晚安给她,不然她要闹的,说我有别的女人了,说我不爱她了。她呢?她只爱抖森了。


现在她们几个又没人理我了。我躺在宿舍的小床上,流着眼泪敲下这些字。

摘纪录:

可是你的自卑胜过了一切爱你的,于是你把你的爱人们都杀死了。
——《鬼》


感谢推荐

转载自:佟湘玉

一些碎碎念(不妥删)

发生了这个事情很难过
看了tag就更难过
好歹都是用心爱过的人,为什么非得这样
我也有怀疑过小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想想之前想了很多东西,还是选择相信他
百万是真的夏天也是真的
但是不可能所有东西都是一成不变的
希望所有人都嘴下留情吧,毕竟我们不是当事人,很多事情并不像看起来的样子
百万曾经带来的好是不会变的!
至于说着爱老万踩小白的,就算是为了万万也请别再说了,这样说不更是在给他招黑吗??脱粉也好毕业也好,真的希望大家还tag一个清净
祝所有人好

一个校园小段子

#ooc 锅我

#文笔渣

#今天考试文综爆炸QAQ 写个小段子甜一下自己

考试结束的铃声刚响,王昊和李京泽相视一笑,勾肩搭背的冲出考场。坐在最后一排不得不收卷的某白同学,幽怨的看着俩人的背影消失在通往天台的楼梯口,委委屈屈的拿着书,靠墙蹲在走廊里,边复习边等王昊回来。

离开考还有五分钟的时候,白曜隆终于等到俩人从天台上下来,李京泽冲过来呼噜了一把小白的头算是打招呼,他身上的烟味呛得白曜隆直咳嗽

“小白你这不行阿 闻个烟味就这样了 是不是虚阿 ”

“师傅 我觉得我考完试有必要找丁老师聊一下关于他们班学生抽烟的故事了”

“哎呀小白 我觉得你这肌肉贼壮实贼好看了,这是我们家小万请你随意使用”

“你再说一遍谁家的??”白曜隆搂过王昊 把下巴靠在在他的肩膀上

“呵 狗男男”

“哎我说师傅 咋一提到丁老师你就这么怂,这么怕他?”

“呸 我会怕那个丁老B……丁老师好!”丁飞突然出现在李京泽身后,更顺手搭着他的肩

“李京泽,直接来我办公室,我亲自给你”

“单 独 监考”

王昊伸手戳了一把还没反应过来的李京泽“呵 狗男男”

王昊看到白曜隆拿着的复习书,突然想起来自己啥也没复习,赶紧随便翻了一页

“小白小白 我还啥都没看呢咋整啊,你快看看这页最重要的是什么!快和我说说!”

“最重要的阿……”

“对对对 赶紧的要开考了!!”

“最重要的是”

“我喜欢你呀”

王昊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一把把书糊到白曜隆脸上

“你你你你这孩子贼麻了………不和你说了考试了……考完记得等我……”

某白同学把书从脸前移开,看着羞到耳根都泛红的王昊落荒而逃的样子,脑子里都是今晚该怎么在床上让小王同学坦诚一点的故事

[考试中]

小王同学:乙地位于大陆东岸沿…这孩子怎么这么麻…操刚才真的贼丢人……白曜隆这个傻子

小王同学:清朝实行闭关锁国政策导致…烦死了怎么满脑子都是这家伙……后悔了答应他考完试去他家睡……

小王同学:联系是客观的是不……哇写不下去了…怎么还没考完…Maya还有20分钟就要去小白家了……

白同学:王昊 可爱 想日

白同学:可爱…想日…

白同学:想日……距离睡到万万还有二十分钟!!

[发成绩后]

班主任赵老师:“白曜隆王昊你俩下课来我办公室给我解释一下,300分的文综是怎么给我考出来八九十的”

“李京泽你笑什么笑,你能不能给我讲讲为什么只写了选择后面的都没写,还有选择是怎么全对的??你下课也来一趟”

[最近百万圈的太太们走了很多 有几个真的是超喜欢的也走了  本来觉得也没有那么沉迷百万了 结果今天考完试丧的不行的时候 一下想到百万 想到这个段子, 还是觉得他们真好阿!大概是我的光了吧 一下就被治愈了 所以也希望能陪百万走到最后,就像百万在过去的许多时刻给我的支撑一样]

认真的怀念这个时候
精神气满满的小万

泽浆果落:

嗑一个
凶悍间歇性精神病小媳妇儿万

耙耳朵实力万吹白

这是小白第一次正式直播
各种糖各种直球哇
很多关于百万的问题这一次就回答了

开始说让小白模仿老万(正常的兄弟不是应该抓住机会实力黑一波吗?这个参考双胞胎兄弟模仿他们老白)

结果这孩子连高冷这种向来标榜自己的词都用上了,还一直往边上瞟
开始还纳闷了
往后一看就破案了
自家媳妇儿在旁边看着呢
作为实力宠妻护妻怕大魔王的白耀隆同学怎么敢皮?
我们助理小姐姐也忙着转移话题


后面估计是怕又出类似的问题给自己找死路
就直接告诉各位
我媳妇儿在边上呢!
再来这种问题我晚上就要上不了床了!
你们有x数了没?


然后就请欣赏异常兴奋的皮几万带来他的表演
(某万作为一个网瘾重症患者,日常沉迷手机的王小昊竟然是全程盯白,暴露的不要太明显了啊喂!)